主页 > www.355255a.com >
报刊文化和智育发展的强大杠杆
发布日期:2019-11-08 22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月亮升起来,院子里凉爽得很,干净得很,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潮润润的,正好编席。女人坐在小院当中,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。苇眉子又薄又细,在她怀里跳跃着”,这是老作家孙犁《荷花淀》里的一段文字。本来战争年代是残酷的,但孙犁的笔下,人们的劳动和对美好新生活的向往,变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。我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,领学生学习这篇课文时,一下子喜欢上了这篇小说。

  据说,新中国成立后,孙犁曾在《天津日报》文艺副刊供职。我参加工作时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,还有《天津日报·文艺》杂志在国内外发行。等到到征订报刊的时间了,我二话没说,订了全年的《天津日报·文艺》。

  那时《天津日报·文艺》是双月刊,也不贵,我一订就是好几年。这本杂志无论刊登小说,还是散文,我都觉得它的语言富有诗意,充满着浪漫气息。那个时候我开始模仿里面的文章写小说、写散文。后来不知因为什么,这个杂志订不到了,无奈之下,我又订阅了《散文》。

  《散文》是月刊,里面的作品大气,底蕴很深刻,我也非常喜欢。只是想在《散文》月刊上发表一篇散文太难了,简直是“噫吁嚱,危乎高哉!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”编辑几次在《散文》月刊里说,他们的采用率一般都在百分之零点一到百分之一。精准平特一尾。想想这是什么概念?不要说我初学写作,什么都不行,就是那些名人大家的散文作品,怕也是不容易在《散文》上发表吧?

  那时我订阅杂志,好像有喜好,又没有喜好。听人说这个杂志好,就订这个杂志。听人说那个杂志好,又改订那个杂志。每年光订阅杂志就有七八种,有时再加上学校领导建议订阅的专业杂志,有的年份我订阅的报刊超过了十种。

  有的酒最高时一瓶卖到一千多元,亲戚曾送我一瓶,可是我对酒不感兴趣。有一个晚辈到家来看望我,临走,我把那瓶酒送给了他。妻子很心疼,说:“那是一千多块钱啊,这要够你订不少杂志。”我一脸无所谓,告诉妻子,“我喜欢的东西在我眼里最值钱。”

  在我眼里,我订的那些报纸杂志最值钱。一本杂志看完了,我会码在书橱里,等到年头岁尾了,它们一一到齐了,我就用锥子锥出几个眼,用细棉线订起来,像对待刚买的一本新书一样,端端正正地放在书架上,想什么时候翻阅,就什么时候翻阅。

  “从一个人订阅报纸,便可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”。一开始,我心高气盛,目标远大,很想像那些大作家一样,也能有一天写出震惊中外的作品来,阅读重点是小说,长篇的、中篇的、短篇的,一概不拒绝。后来人到中年,家庭有负担了,事业也有起色了,再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看长篇的东西,也知道了我的目标不现实。

  那些刊登长篇小说,包括中篇小说的大型刊物,我就很少订阅了,有时不得已订阅也只是一种,不像往年那样五六种。现在我依然订阅报纸杂志,特别适合我投稿的报刊我就订。我撰写的文章有不少是文史小品,或者关于励志方面的文章。于是我现在有不少年已经改订那些适合我投稿的刊物或者报纸,比如《做人与处世》《百家讲坛》《演讲与口才》,以及地方办的晚报或者晨报等。

  到目前为止,我已经在《济宁日报·文化周末》等地级以上报刊发表一千余篇散文或文史小品,合计一百多万字,也加入了作家协会。这样,协会编的文学期刊我是年年订阅的。一是责任和义务,二是能熟识更多的作者,便于今后交流,取长补短,完善我的写作。

  “报刊是促进人民的文化和智育发展的强大杠杆”,这是革命导师马克思讲的一句话,金太阳心水论坛,我深有感触。我坚持订阅报刊三十余年了,脑细胞一直比较活跃,看过的文章有印象,能娓娓道来。提起笔来,做不到文不加点,可一气呵成还有是可能的。

  当然了,作为一名语文教师,学生们也非常喜欢我的语文课,原因之一,就是我能及时把我在报刊上看到的好东西与学生一起分享。